全国最大网络案揭秘:赌场跨境接送赌客

 博彩权威资讯网     |      2019-05-30 16:10

  一涉案金额之大、参赌人员之多、区域之广、影响之大创全国之最的网络案,2008年11月18日,由云南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谭志伟、谭志满等20名被告人均构成开设赌场罪,其中主犯谭志伟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2000万元;谭志满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500万元。

  1999年初,香港人谭志伟、谭志满兄弟俩在与中国毗邻的缅甸迈扎央、木瓜坝等地开设了“新东方”赌场,这个赌场不满足于传统的方式,在古老的中引进现代高科技技术手段,用网络电话投注和网络直接投注等方式,吸引为数众多的中国公民参与。同时,还在互联网上开设了很多个网站公开进行网络。

  “新东方”赌场总店设在缅甸,赌客来源和赌场工作人员、网络线路的秘密租借、车队的设立、赌客的接送、银行资金的出入、网络服务器的托管与藏匿等均在中国境内。10年来,中缅两国警方掌握了“新东方”赌场的大量犯罪证据,一直在等待时机将其摧毁。

  真正让“新东方”赌场的犯罪行为浮出水面并被彻底瓦解的,竟是赌场内部的一起原本并不起眼的“冤案”:

  赌场的管理人员认为,一名叫杨茂军的赌场职工伙同其“家属”偷窃筹码换取现金,于是将他们绑架到缅甸殴打。

  逃出魔爪后,杨茂军和他的家属找到了昔日的战友,著名彝族作家、《边防报》记者杨佳富,向他倾诉了自己的悲惨经历。

  “看到杨茂军被打成残疾的身体,我伤心地哭出了声,我多么希望中国来一次彻底的赌。”杨佳富感慨地说。

  2006年底,杨佳富创作的长篇报告文学《禁赌风暴》一书正式出版。该书一开篇,就写到了杨茂军一家人在缅甸“新东方”赌场的遭遇,这部书对谭志伟、谭志满特大跨国集团做了充分的揭露。

  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赌场在中缅边境境外一侧一度成为许多内地游客边界游的招牌性项目,而与这些地区接壤的云南,亦一度成为被赌场包围的重灾区。内地每年有数亿计的资金随境外而流失。

  然而,开赌的巨额获利,还是使得那些赌场老板们不甘寂寞。香港的谭雄与他的两个儿子谭志伟、谭志满更是配上网络等高科技招式,使得西南境外赌场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有人亲眼见证了谭氏父子赌场的风生水起。在口岸,只要随意跨进一家小酒店,你就能嗅到赌场的味道。

  “有呀!在迈扎央就有。赌大赌小都行,这里去也就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穿着酒店的前台小姐高声回答游客。

  “不用,给你个电话,让他们开车接送。”小姐微笑着将一张纸片递过来,并提醒说,“来回乘车都不要付钱!”

  按照小姐递过来的纸片上的电话号码,联系上了“迈扎央‘新东方’娱乐公司”负责外联接待的陈进虎。陈进虎在电话中说:“你们来的话我们有车接送,直接可到赌场门口,保证过境安全。”果然,游客未办任何手续也没有任何阻碍就穿越了国境,两边的居民懒洋洋地看着,习以为常。中缅有1997公里边境线在云南。其间阡陌纵横,天然通道不计其数,边民抬脚便出国。这无疑成了赌场跨境接送赌客的天赐良机。

  过境后乘车不到5分钟,游客就进入一片三四层高的别墅群中,进入“新东方”赌场外大门,穿着整齐一色的侍者迎上来,低头敬礼邀人入场。

  进入设有安检门的“新东方”赌场,一个约300平方米的大厅内分两排放着8张赌桌。如不是过境穿越小道时见到缅甸文字的路牌,以为还在云南境内,因为这里不仅赌客全说普通话,赌资亦以人民币结算。

  大厅内清一色是华人最熟悉的博彩游戏“”,赌客环坐四周。每台赌桌前都站着5位年轻女押筹员。每次开牌,她们便齐声叫:“庄、闲、庄、闲……”

  陈进虎负责向新来的内地客人介绍:“赌场现场气氛是网络没法比的。但如果有时来不了,也可让我们帮你赌。这样不用出境,安全系数也高。”

  环顾现场,有近七都带着耳机,他们通过电话与身在境内的赌客联络,帮其下注。现场能刷银联卡,10万元买筹码的还可以到贵宾厅。陈进虎介绍,有时,他们一张记账水单上筹码的数额就有数千万元,而在筹码兑换台内,这样的水单每天都有很多张。

  “新东方”赌场的开设位置安排得十分巧妙。出庭支持公诉的检察官告诉记者,10多年前,“新东方”赌场曾开在中国瑞丽江的江心岛上,该岛是中缅两国的国界线所在地。而现在的“新东方”赌场,如木瓜坝“新东方”赌场的开设地离中缅边境线余米。据此可以证实,赌场的开设者知道其行为违法,而精心选择开设地点,企图达到逃避我国法律制裁。本案许多行为发生在我国境内,决定了它绝非一起单纯的国外犯罪案件,而是一起涉及中国和缅甸的跨国犯罪案件,赌场开设者的违法目的昭然若揭。

  “新东方”赌场从最初的租借他人赌厅,发展到两个专门的酒店式赌场;而且赌场内部设有人事部、财务部、网络部等多个部门。

  让人奇怪的是,所有赌场的员工胸前都佩戴颜色各异的工作牌,原来,赌场的开设者谭雄及儿子谭志伟、谭志满等家族成员与赌场的管理人员、赌场一般工作人员之间,形成了一个等级森严、分工明确、各司其职的犯罪组织。除赌场的开设者及其家族成员具有特权外,其他员工依照职务高低分为5个层次,分别佩戴红、黄、蓝、绿、白5种不同颜色的工作牌,以示不同的身份与地位和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