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勐拉博彩业膨胀 中国内地资金外流严重 金三角赌业揭秘

 博彩权威资讯网     |      2019-05-30 16:10

  金三角地区的赌业在7月15日全线天,发牌的清脆铃声重新在勐拉响起。赌业是中缅边境的缅甸掸邦第四特区首府勐拉的命脉,支撑这个赌业的主力赌源,是来自中国内地的颇具经济实力的赌客——在勐拉特区涉赌的人员中,中国过境人员所占的比例超过90%,这导致大量的人民币流入该地区。云南发生恶性劫案

  此案迅速破获。但当地人更多地将这起精心策划半年,前后残杀4人的恶性案件与边境另一侧金三角的业联系在一起——因为3名案犯都是当地恶名昭昭的赌徒,负债累累。

  “8·8”案件是一个因赌至祸的典型事件。事实上,在中国云南省景洪、勐海、芒市、瑞丽等边境地区,流传着更多的悲苦故事。一位当地人说,在缅甸的勐拉城,街边常能看到的一幕是,来旅游的一个大男人“蹲在街边嚎啕大哭”。这一切与金三角疯狂的赌业密切相关。中缅联手整治赌业

  2003年7月15日,中缅双方联手,对泛滥的勐拉赌业一次大规模的整治行动。勐拉全城赌场按当地政府要求统一停业,各自在码房窗口和厅房大门贴上封条,城内正在兴建的至少3家酒店也已停工。几乎是在一夜间,勐拉静了下来。

  前段时间由于SARS影响,中国出境人员大幅减少,该地区的业就处于半瘫痪状态,而维持赌场的费用高昂,许多赌场老板早有撤资打算。

  从7月15日勐拉赌业的骤然叫停来看,包括加强境内管理与境外的协调谈判,“利剑行动”还是颇见成效。勐拉重响发牌铃声

  此次勐拉特区政府“治理整顿”的目标很明确——尽量减少触犯中方利益的因素,除暂时关闭赌场外,据相关人士介绍,更敏感的项目还包括:

  1,勐拉发展银行从中国国内某建设银行取消了一个金额高达2亿元人民币的账户。此账户据称是赌场专为方便中国赌客转账,使其能在中国境内安全兑换筹码和提取资金的专项账户;

  2,清理各家赌场的股份结构。据称,最新的规定是,只要赌场的资金没有任何形式的中国股份,赌场老板亦非中国内地户籍,即可申请开办赌场;

  3,收缩赌场范围,勐拉公办的牌手公司全面清退中国籍牌手。据消息人士称,勐拉今后极可能仅允许在两家酒店内开设赌场,分别是由缅甸皇家娱乐公司经营的新东方酒店和由澳门蓝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3亿元依山修建的蓝盾娱乐城,这两家酒店都极尽奢华,“蓝盾”甚至兴建了高尔夫球场和一座关帝庙。

  8月22日,放高利贷的缅甸人阿洪从打洛口岸入境,开始暗中接待中国内地各省来“踩点”的赌客。阿洪说,来自浙江的十余名“大客”已经过境来到赌城勐拉,等待进入在周末重新开业的某个赌场豪赌。更多的国内赌客将在稍晚到达。

  当日中午时分,勐拉城中心农贸市场,停工近两个月、占地超过5亩的一个老大厅旁,几个工人正从一辆三菱卡车上卸货。他们说,卸下的建材是为重新开工建设这个大型大厅做准备。勐拉金塔大道一侧,新东方大酒店的“贵宾会”重新开始营业,赌台零星簇拥着约百个赌客,大多赌台仍无人光顾,略显寂寥。相距不远的蓝盾娱乐城也在做着开业准备,娱乐城金碧辉煌的大厅穹顶下,工人们正在安装早先拆下的水晶吊灯。

  这些被境外赌场称为“大客”的内地赌徒往往具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对中国资金外流造成严重危害。而巨额的外流资金中,有相当部分的国有资金,时间相对较近的一例是:今年3月,多次在金三角地区狂赌滥输的黑龙江肇东市某信用社主任葛玉军,侵占41.5万元准备潜逃出境,后在昆明被捕。

  一名多年在勐拉赌场做管理的山东人“辉哥”(音)说,勐拉几大赌场,如东方、蓝盾、金三角等,在SARS之前的黄金时期,每日都能有三四百万的“上水”(意指赌场利润),其中超过8成是内地“大客”输掉的。

  “辉哥”估计说,在金三角地区,如西双版纳州边境的勐拉、德宏州边境的缅甸克钦邦东部省——迈扎央经济开发区等地,主要针对中国赌客开设的边境赌场所造成的中国资金外流情况是,不低于100亿人民币(2002年)。

  不过,另一名熟悉境外赌场的东北人认为,“辉哥”的估计太过夸张。他说,在境外开设赌场的很多老板自己也是赌徒,他们会将自己场内的利润很快输给其他赌场,造成同一笔资金在各赌场内的多次循环,如两三年前勐拉城内最具财力的“金三角”赌场老板“老k”,目前已经输掉了大半赌场,仅剩一厅。

  但他们一致认为,无论怎样估计,中国流入境外的人民币数量肯定是非常惊人的。在勐拉的确流传着一些暴富的故事,这些故事客观上刺激了人们的赌性。比如,一位很少说话的神秘北方人,一夜赢光了“宝利贵宾会”的3000多万元资产,“宝利贵宾会”随即倒闭。一名赌场工作人员说他亲眼目睹这次壮举,他认为,在勐拉进行产业化经营的赌场,规则和方法都很公平,输赢关键在于克制能力和资金规模,赌场惟一能够赢利的法宝就是利用资金规模来赢取赌客的贪欲。

  据有关人士透露,8月18日前后,号称“中国赌王”的四川人廖某在云南芒市被警方拘捕。廖某在赌徒中被尊为“廖王”,有知悉内情的人说,“廖王”在全球各地赌场输掉的钱超过10亿美金。

  尽管“廖王”产业较大,所开设的数家赌场也获利不菲,但仍不具备如此资金能力,输掉的巨额不明资金估计很可能为国内银行和黑钱借贷。

  制造了这么多疯狂故事的金三角,在经过一阵急风骤雨的打击以后,其赌业重张的后果,将使各种悲喜情景每天又上演如故。勐拉从制毒到开赌

  勐拉所在的缅甸第四特区有7.4万人,13个民族居住在这片只有495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十多年前,这里曾是毒品种植、加工、贩运的重点地区,是缅北毒品流向国际市场的一个重要通道。

  1989年6月30日,缅政府批准成立掸邦东部第四特区,下辖勐拉、南板、萨洛3个行政区,当时,第四特区还种植有鸦片2.2万多亩,有3个海洛因加工厂和一个黄砒加工厂。1991年,特区开始实施禁毒计划。这时的勐拉还是一个不通电只有茅草房的小山村。随后勐拉依托中国云南西双版纳的旅游业,重点发展“特色旅游”,走上了另一条“独具特色”的发展道路。

  1997年4月,经检查,缅甸中央政府向世界宣布:掸邦东部勐拉地区已完全清除了毒品。观察这一地区的人士注意到,勐拉清除毒品之日,也即是它的博彩业崛起之时。

  1998年8月26日,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政法部颁布《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博彩业试行管理办法》,批准经营的博彩项目有:大(小)、牌九、麻将、大小、二十一点、梭哈、马格罗、电子游戏博彩等。

  有了“宽松”的法律保障,勐拉成了一个投资热点。“近十年来,勐拉吸引了二三十亿的投资。”西双版纳州政府经研中心主任熊国璋说。而投资的主要方向,就是博彩业。短短十年时间,掸邦高原层层群山簇拥着的小山村勐拉成长为一座“梦幻般”的、以博彩业为经济支柱的“国际性”城市,淘金者、投资者蜂拥而至,成了这个城市最常见的居民。

  在距离中国边境仅2公里的勐拉博彩经济迅速膨胀之际,禁赌跟禁毒一样成为中国边境省区的严峻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