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偷渡缅甸 输光钱遭暴打回国变精神病

 博彩权威资讯网     |      2019-05-30 16:11

  偷渡,犹如一场——为了出国,他们踏上了没有鲜花和阳光的不归路。虽然这条路上不乏魂断他乡的悲剧,但这依然没能阻挡他们寻梦的步伐。在专门组织非法偷渡、从中牟利的“蛇头”口中,他们被称为“人蛇”。他们,是在黑暗中游荡的偷渡客——近年来,在云南8000多里的边境线上,幻想出国发大财或改 变命运的人,通过各种方式偷偷跨越边境线,去异国寻梦。但等待他们的,是一路上的危机重重,甚至最终命丧他乡。

  2015年5月的一天,中国与缅甸的国境线上,一名上身赤裸,穿着沙滩裤,身上满是淤痕的中年男子,光着脚一步步朝中国方向走来。他精神恍惚,语无伦次……这一幕发生在我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打洛镇。打洛是国家口岸,两公里外就是缅甸著名赌城勐拉。勐拉是缅甸掸邦东部第四特区首府,一个博彩业受该特区法律保护的地区。近年来,这里以博彩业为经济支柱迅速崛起,淘金者、投资客及赌徒蜂拥而至,他们也成为这个城市最常见的居民。出现在国界线上的这名男子郭翔(化名),就是疯狂赌徒中的一员。

  边防派出所接到老百姓的报警后赶来,将男子带回派出所调查。他个子不高、体重180余斤,身无分文,刚到派出所时一个字也不肯说,在民警劝说下开口,但表达混乱。

  很明显,他头脑有点不清醒了。不过,他能清楚地说出自己的名字、家人姓名以及家庭地址。但他对周围的人非常戒备,甚至民警拿给他未打开的矿泉水,他都十分抗拒,嘴里不停说:“我不相信你们,你们都是坏人,你们要害死我……”实在渴得不行了,他把矿泉水打开全部倒掉,走到派出所的水龙头下接自来水喝,但一点东西都不肯吃。

  一番耐心询问,民警终于弄清了原委——郭翔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去境外。作为一名赌徒,虽然他远在河北,但早已熟悉勐拉。一周前,他从唐山来到打洛,然后乘坐私人摩托车偷越国境。之后不到两天,钱输光了,他被当地赌场人员非法拘禁两天两夜,遭受暴打且断水断粮。最后,在打洛镇与缅甸的 交界处,他被扔在了国界线上。

  民警和郭翔的家人取得联系后,妻子王月(化名)来到云南接走了他。一个月后,勐海边防大队副大队长查中永接到王月电话,得知郭进了精神病院。

  短短三四天,一个正常人变成精神病患者,为了偷渡出境,郭翔和这个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西双版纳支队勐海边防大队副大队长查中永告诉记者,缅甸博彩业发达,加之边境线无屏障,吸引很多中国公民越境。“好多人搞得倾家荡产,被非法监禁在缅甸,或者就此失踪。”

  不了解偷渡会带来什么危险后果,以致触犯法律还懵懂无知,这是许多偷渡者、尤其是幻想出去赚大钱者的共同特点。

  今年8月28日,西双版纳打洛口岸,通过国际执法合作,缅甸掸邦第四特区将1名“蛇头”和5名偷渡人员移交我方处理。偷渡人员中,包括张甜(化名)和丈夫。一天前,他们和另外几名偷渡者通过边境便道,从打洛进入缅甸境内时,被缅方逮了个正着。

  “我不知道是犯法,更不知道是偷渡,只觉得上次很顺利就出去了,这次应该也不会有问题。”张甜说。

  张甜是昭通巧家人,14岁时被父母带到景洪普文镇,在当地结婚生子。夫妻俩都不识字,靠劳力维持家用。两人在一家咖啡厂替人种咖啡为生,先 后生下4个孩子,现在最大的13岁,最小的6岁。“全家收入每月600多元,一年除了生活费基本就没了。”所以两口子一直想增收。今年2月,两人听说在缅 甸打工收入比国内高,于是约上巧家老乡,跟着老板偷渡到了缅甸。

  当时,一行6人在勐拉到赌场的路上做挡墙工程。老板免费提供住宿,但吃饭得自己掏钱。他们几乎没有自由时间,一天要干十多个小时,“每天做 完活计,就累得起不来了。”张甜说,第一个月,捧着挣到的6000元工资,自己和老公欣喜不已,决定再苦再累也要干下去。可不曾想,第二个月,工人们没领 到工资。第三个月,老板称母亲病重,回了普洱老家。

  7月初,张甜和其他工人在境外运输者的帮助下偷渡回国。但出国的想法并未因此打消,“我们决定去缅甸找他讨工钱。”8月27日,张甜几人再次偷越国境时被抓。

  打洛边防派出所,33岁的张甜蜷缩在一角低泣,她反复说着,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违法,她现在最担心的,是80岁的老母亲如何带那4个孩子。

  据边防民警介绍,博彩业孳生了黄、毒、嫖等恶劣行为,全国各地都有女性偷渡缅甸从事性工作,其中不乏被骗出境后从业的女子。

  今年6月中旬,来自内蒙古的小亚和小兰(均为化名)决定结伴前往西双版纳打洛镇,计划赴缅工作。年仅20岁的她们,此前从未到过云南。在QQ上看到缅甸某酒店发布的招聘信息称月薪5000元时,她们心动了。

  带着对异国的浪漫幻想,小亚和小兰结伴坐飞机来到景洪,之后坐班车到了打洛。在打洛,她们见了“酒店工作人员”,对方告诉她们要等夜幕降临再走,以躲过边防。

  “我们不知道是违法的,只想着过去就能有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多好啊!”小亚和小兰事后对边防民警说。

  夜晚,在男子的带领下,3人通过弯弯曲曲、四周长满了没膝草丛土路,深一脚浅一脚通过了国境线,踏上了异国的土地——勐拉。然而,她们做梦也没想到,这家酒店是一个中心,需要为客人提供特殊服务。中心周围都是赌馆,人来人往,店主、保安个个都很凶的样子。

  在理想和现实的巨大落差中,两人决定出逃。乘领班不注意,她们跑了出来,一路打听到打洛口岸,越境时被边防官兵截住。最终虽然有惊无险,但这一段出国寻梦的经历让两个女孩至今想起来都会发抖。

  之后,中缅警方通过国际执法合作,把中心3个股东逮捕归案。打洛边防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边境线上,被蒙骗偷渡出境从事性工作的女性不在少数,能像小亚她们这样幸运逃脱的不多。“有的就此杳无音信。”

  毗邻临沧镇康南伞的老街,同样是赌徒的天堂。知情者说,他曾亲自带着一对从丽江而来,为赌钱而偷渡的年轻夫妻,“两天输了4万多,然后我把他们又带出来。”夫妻俩原本准备回家,结果还未出南伞便发生车祸,两人都受了伤。

  出乎意料的是,车祸之后第4天,这位知情者又接到夫妻俩的电话,“想让我把他们再送过去。我一看,伤口都还包扎着,提着大包小包的药。”原 来,夫妻俩决定再回去碰碰运气,“车也不要了,也不想好好休养,就想着去翻本。”之后,他一直等着夫妻俩的电话,准备将他们带回来,可再也没有接到电话。

  “其实,这么多年,我知道有一些人偷渡出去,最后失踪了。”这位知情人亲历多起外地人偷渡失踪的事,“四五个湖北年轻人开了辆面包车到南伞玩,然后赌场的人接他们过去。”两个月后,落满灰尘的面包车依然停在原地,突然有一天一个本地人把车开走了。同样情况的一辆大众轿车也在停了一个月后,被本地人开走。“原来车上的3个人一直没有出现。”

  打洛,曾因贸易昌盛被称为小香港。8月28日,结束近两个月偷渡专项打击行动的边防民警精疲力竭,这次行动,数十名偷渡者落网。

  当天下午,一名戴眼镜、身穿黑色短袖的20多岁男子,背着旅行包缓步走到一处破了大洞的铁丝网前观察。铁丝网的那一边,是一片橡胶林和被人 踏出的林间小道,往前几十米,一块蓝色牌子上醒目地写着:“严禁从指定口岸、通道以外的边界线或通道、便道出入境。”但男子对此视而不见,他一脚跨出铁丝 网,站在中国境内,一脚仍停留在铁丝网另一边的缅甸勐拉,确定安全后踏进中国国境。此时,边防战士和一名巡逻人员正悄悄接近,双方距离不过10米。突然,铁丝网后的几人突然喊了起来,男子迅速返回铁丝网后。

  自1994年联合国在勐拉安装了自来水,中国人带来了电和通信,随之而来勐拉被商人开发成“小金三角”后,这里游走着在逃罪犯、输红了眼的 赌徒和毒品贩子,充斥着濒临灭绝的动物食品交换、随意的易、高风险、毒品交易等不法行为。但也有人将勐拉称为赌城以及跑路天堂,紧靠勐拉的打洛镇 成了不少偷渡客的必经之路。

  在距离国门不远的打洛汽车站,大批摩托车司机堵在门口拉客,到勐拉只要50元,上车10分钟就到达219界碑公园门口。这10多公里的路 程,是一段只能容纳一辆车通行的巡逻便道,一边是中国,一边是缅甸。每隔一段,就能看到路边的牌子上不断提醒:“禁止从非法通道出入过境”。不少牌子下, 都有一条几十厘米宽到一两米宽的小路,有的甚至在小路上铺着竹篾片,方便摩托车行走。

  紧邻缅甸果敢的临沧镇康南伞边境,面临着同样的问题。9月5日上午,在国门前拉客的王强(化名)见怪不怪地发现又有人要偷渡,“4个男的, 他们在问去缅甸老街的价格。” 尽管最近“风头”较紧,但依然有不少人铤而走险。“过去二三十就拉了,现在的价格是只到杨龙寨(国门对岸)收50元,如果到老街要100元,还都是一个人 的价格。”

  陈海见过无数偷渡客,因为曾经他以“帮别人偷渡”营生,“后来觉得太危险了,就不干了,虽然现在收入差太多,但心里踏实。”他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22条规定:违反国(边)境管理法规,偷越国(边)境,情节严重的,处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中国公民和外国人均可构成本罪。

  虽然困难重重,但一直以来,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下辖各支队打击偷渡的行动从未停止。据西双版纳支队勐海边防大队大队长戚祥生介绍,专案行动让 很多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的人以及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的人,起到很大的震慑作用。对于偷渡者,达到刑事处罚的,将进行刑事处罚。近年来,仅西双版纳 边防支队抓获的偷渡者和运输者就有30余人被判刑。

  云南永天律师事务所律师马晓芳说,偷越国(边)境的手段和方法多种多样,无论采取什么方法,只要是实施了非法出入境等行为的,都是偷越国 (边)境行为。偷越国(边)境的一般违法行为,可给予一定的行政处罚。偷越国(边)境罪只有“情节严重”才构成犯罪,在实践中认定该罪时可参照有无以下情 形:在境外实施损害国家利益行为的;为逃避法律制裁偷越国(边)境的;偷渡时对边防、公安人员等使用暴力相威胁的;介绍、引诱多人一起偷渡的;在偷越国 (边)境过程中有其他违法行为造成严重后果的;有其他严重行为的。同时,要结合犯罪动机、犯罪目的、犯罪行为的方式及造成的后果、偷越国(边)境的次数等 因素予以全面分析,综合认定。(春城晚报 记者 邓建华 连惠玲 实习生 张彤 张茹 通讯员 刘加勇 万霜降 胡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