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159师_新闻中心_新浪网

 娱乐场注册     |      2019-05-30 16:11

  1945年驻扎中山,封锁澳门的159师,是粤系部队。遥想当年他们挟抗日之威力图收复故土的壮举、领命忍别澳门的遗恨,无不令人感慨叹息。这支传奇的159师诞生于何时,征战于何地,消亡于何处?我们展开了一场寻访之旅。

  时街头戏称,民队十大杂牌,粤军是其中之一。这支部队诞生在珠三角富庶地区,武器先进,却战力不强、派系林立,常被同为“杂牌”的东北军、桂系嘲笑。

  粤军的地位确实尴尬,政府从广东起家,孙中山及继任者蒋介石正是靠着粤系一派的势力方能横扫北洋军阀,入主金陵。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支荣获铁军称号、无人质疑的现代军队正是粤第四军。

  但北伐后,中央政府北迁,广东脱离中心,粤系军阀,军队编制也成一团浆糊。最混乱的时候,粤军有4个派系并存,每一次战乱都产生新的军阀,也总会有一些部队脱离粤系。

  经历北伐、十年内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粤系部队编制已乱,有的连番号也已取消。在中国近代复杂的历史迷雾中寻找159师这样一支非中央系部队,并不容易。

  早期粤系军队自成体系,部队编号混乱。159师的番号应是南京国民政府颁布的,这样一来,这支部队的历史应该追溯到抗日战争爆发之初,广东实权人物余汉谋对粤军的改编。

  余汉谋继承了“南天王”陈济棠13个师的衣钵,并在抗日战争爆发后,接受国民政府改编,将部下改组为6个军——62至66军和83军。

  159师诞生于这次整编,此时它还不属于64军,在寻找159师的过程中,这个问题曾将我们引入歧途。64军159师,在抗日战争的8年烽火岁月中,这支部队犹如空气般消失无痕。

  发现这一突破口是缘于网上的一篇博文——《中突围的广东部队》,在这篇转载的文章中,我们找到了66军、159师和刘绍武,接下来就认识到,159师有料好挖。

  1937年8月,日军进攻上海,淞沪会战爆发。159师偕粤66军成为最早被抽调奔赴抗日战线的中队。

  该师抵达上海后防守刘家行一线,前有日军优势兵力的反复冲击,后有日本海军舰队的重炮轰击,全师官兵伤亡惨重。

  11月,日军登陆杭州湾,军腹背受敌,撤离上海。159师也裹挟在乱军之中沿沪宁线师被降为旅级单位,负责守卫光华门。

  日军攻克紫金山后,南京城防司令唐生智弃军潜逃,南京城内近30万守军瞬间崩溃,军人们扔掉武器,涌过南京城北的挹江门。唯有两支军队从太平门突破日军的封锁。

  159师所在的66军正是其中之一,他们从南京东郊摆脱日军跟踪,转战安徽,后迂回辗转至湖南。当他们回到军控制地区时,部队虽损失惨重,却依然保持完整的建制。

  直至我们采访了159师一名军官的女儿,这支部队的轮廓才再度清晰起来,巧合的是,这名军官正是武装封锁澳门事件的另一主角,159师477团团长斌,此乃后线师再度奉命调入江西省南昌参加南浔线作战,后在薛岳的指挥下,和友军协同,围歼日本军队第106师团大部,获得万家岭大捷。

  1939年,159师参加第一次桂南战役,配合杜聿明第五军,南北夹攻昆仑关。至此,159的战绩抵达巅峰。

  作为一支“杂牌”军队,它走过了淞沪战役的遍地瓦砾,跨越了金陵城墙的斑斑血迹,终扬名于万家岭、昆仑关。

  此后再见到这支部队已是在武装封锁澳门事件中。由于封锁只持续了半个多月,事件的记录多湮没于史册。159师在濠江畔发出的怒吼也鲜为国人所知。

  武装封锁澳门事件的诸多史料均记载,解除封锁后,159师返回中山,驻防广州。此后这支军队去了哪里?在紧随而至的解放战争中,159师又有怎样的遭遇?

  在斌女儿的讲述中,我们了解到,159师返回广州后担任卫戍部队,并接受了师史上第三次改编,成为整编159旅,但仍保留了一个师的规模。

  1947年,159旅调赴山东战场,参加内战,进攻沂蒙山区。由于此时粤系军队的装备和素质已无法和中央军相提并论,159旅在战场上面对华东野战军的打击,灰头土脸。

  159旅此后在徐州地区被整编为159师,部队中的广东籍士兵所剩无几,等待他们的,是华野、中野发动的淮海战役。

  1948年11月,包括159师在内的黄百韬第七兵团,被华野重兵围堵在碾庄战场,顽抗15天后,军崩溃。64军军长刘镇湘命令所属三个师缴械投降。

  这支见证了建立,厮杀于抗日战场的粤系军队就这样消失了。1年后,政府23年的统治也宣告终结。

  我的父亲出生于佛山顺德的一个军人世家,我的祖父陈次凯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他毕业后一直在广东军队中任职,当时还叫粤军。一开始跟着陈炯明,在第一军里面担任参谋。

  父亲初时是在香港接受的教育。因祖父在黄埔军校做教员,1928年我父亲就进入黄埔军校学习,是第七期学员,学的是步兵炮兵方向。军校毕业后,父亲已经是少尉,排长一级的军官了,并参加了东征。

  1937年7月,七七事变爆发,父亲和母亲是6月结婚的,当时连蜜月也没有过完,父亲一听到消息,就立刻返回军队报到了。当时他和159师一起,是第一批被抽调去上海的军队。

  上海沦陷后,父亲随部队到南京城,后来退到了燕子矶,当时燕子矶上至少有10万人,老百姓,当兵的都有,日本人在那里足足杀了5万人,父亲当时抱着一个柴油桶浮过长江,逃过一劫。

  在江北,父亲又回到了原来的部队,继续打仗。在江西打完万家岭后,父亲升到营长;广西打下昆仑关,升到团长,当时就是477团。我父亲一直说,他在部队里面是靠战功升职的,他第一个将的插上了南宁城头。

  抗日战争胜利后,父亲率领477团去中山石岐接受日军投降。当时张发奎就给159师师长刘绍武下命令,要收复澳门。刘绍武就将这个命令交给477团去执行。

  父亲当时画了很详细的兵力部署图,他的驻地在唐家湾,南屏、湾仔、前山,都有477团的士兵。当时他们已经把澳门包围了起来,有风声传出来说要收复澳门了,水陆交通都被堵死了。只等上面一通知,就能立刻把澳门收回来。

  当时父亲为了知道澳门方面的兵力部署,还便装进入澳门侦查,为了不让葡萄牙人发现,他带着我妈妈去的,还没有住酒店,住在水上的花艇里。葡萄牙人只知道他是来玩的,哪里知道他是来搞侦察的,就这样,我父亲去了几次,把澳门的情况都摸清楚了。

  后来上头又让父亲撤除封锁,父亲他是很愤怒的,因为所有工作都准备好了,说撤就撤。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也没有办法,就带着部队返回广州了。

  最后父亲是在碾庄被俘的,他没有投降。解放后,他被列为一级战犯,先是在南京的华东解放军军官教导队接受改造,再后来就被送往东北抚顺的战犯管理所,和杜聿明、黄维这些高级军官关押在一起。

  在管理所,父亲将掌握的军事技能和攻防策略,写成了小册子,交给政府作为自己的改造心得,据说其中一些策略被运用在上甘岭战役中,父亲也因此获得了减刑,在1960年被释放,1962年回到了广州。